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馄饨与戏精

一个由“吃饺子带不带汤”衍生出的脑洞。
“我们全家都有毒”系列
平行世界设定
带汤阵营:阿赛尔
不带汤阵营:安岩
中立(二者皆可)阵营:神荼
神荼:好好吃饭过日子不行么。

顾及有看我文的姑娘也玩晋江,昨天注册了账号。
晋江笔名:别惊鸿。
我其实不想取这么中二的名字,但一时间想不出太好的来,权作向一位同人圈内已隐退的太太致敬。她是那个圈子里堪称传奇式的人物。
发在这里的短篇会搬过去,但26字母系列就算了,细细一想似乎里面没几个段子不开车。

——————————————————————————————
立秋过后,空气逐渐消退了燥热,天空也较炎炎夏日看起来更高且远。

安岩拖着行李箱走在树荫下的人行道上,不禁有些感慨。他在这座北方城市的盛夏时节前往外地出差,又在立秋后归来,总觉得自己一下错过了半个夏天。
至于他错过那半个夏天时身处何处——他选择性遗忘了自己的某些记忆。
谁跟我说夏天南方沿海城市一点都不热的站出来我喷死他!
安岩自觉他今年夏天的经历可概括为“从吹风机的热风口下进入了又潮又闷的烤炉”,刚下飞机时他甚至错觉自己已经被原地蒸熟后升天了,留在此处的不过是尚未消散的魂魄。同时,他耳畔仿佛响起自己初中地理老师的声音:“我国季风气候明显,冬季南北温差大,夏季全国普遍高温。”

所幸他还是回来了。
床!被窝!空调!神荼!
啊,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安岩想象着回家后的种种,不由得飘飘然起来,仿佛正步入云端——
忽而跌落神坛。

安岩看见他的“小舅子”阿赛尔步伐轻快地迎面走来,神情悠闲自在,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阿赛尔也已经看见了他,加快了步伐,最终停在距安岩三步之遥处。
只见阿赛尔屏息凝神,两颊微鼓,随后双唇轻启,欲言又止——冲他吐了个泡泡。
原来他嚼的是泡泡糖。
“哟,好巧。我正要去找我哥。”
说罢阿赛尔那张精致的娃娃脸上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安岩竟以为他是小天使。

神荼和阿赛尔在神荼正式脱单后就已经分家了,两人住对门。

“正好我也要去——不对,那也是我家!”早已吃下神荼“我弟多么多么可爱”安利的安岩先是神游状态答了一发,随后很快又反应过来,引得阿赛尔一声轻笑。
哦天啊阿赛尔太萌了我不行了。这么可爱的弟弟我也想要。
安岩在心中倒地不起鼻血长流的同时身体不忘跟着阿赛尔回家。

两人一路讨论着“神荼/我哥多么多么好”到家,正赶上神荼做饭。
“哥,晚上吃啥?”阿赛尔一脸期待。
“馄饨。”神荼笑着冲他招招手,“来,帮忙包吧。安岩,你也过来。”
“得嘞~”安岩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阿赛尔恍惚间从他脸上看到了“狗腿”二字。
这绝不是错觉。他心说。
神荼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自己去切菜,让安岩剁肉馅,阿赛尔和面。

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馄饨终得以在晚餐时间前包好。神荼将馄饨下锅,同时不忘将安岩和阿赛尔赶去客厅,还问了句:“你俩的馄饨要汤吗?”
“我的要!”阿赛尔回答。
“不要!”安岩说。

随后,二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竟默然无语。

安岩和阿赛尔不是没凑一起吃过饭,要一起吃馄饨还是头一回。
安岩对水煮面食的汤,如饺子汤、面条汤等都敬而远之,馄饨汤自然也囊括其中;阿赛尔则觉得馄饨汤放醋和葱花会很好喝。

“你吃馄饨居然(不)喝汤?!”他们异口同声,一齐发问。
随后又觉得莫名的别扭,就回答:“当然(不)喝!”
更别扭了。
阿赛尔做个深呼吸给自己顺了顺气,“我全家都喝汤。”
“太过分了!”安岩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悲愤,连声音都因为情绪激动而变了调。他掐个不怎么标准的兰花指,另一只手用手指捏着原本放在茶几上的小方巾,控诉阿赛尔:“你我多年情分,你竟也能狠下心来瞒我这等大事!我,我,我真是看错你了!”
阿赛尔起身站在沙发上,他双手环胸,微抬下巴,以睥睨天下的姿态俯视安岩,“你不也瞒了我许久么?枉我一片真心待你,原来究竟是错付了!”说到这里,他不由得由怒转哀,竟几欲泪下。
“你、你别哭呀!”安岩登时乱了阵脚,他将手中的小方巾随意一抛,“我承认这件事有我的不对,但我瞒你也是身不由己。你要恨就恨吧,我绝不会放手,即使有那么不得已的一天……我也会与你一同死去!”
阿赛尔的身躯微微一颤,他的眼中满是震惊、诧异与难以置信,他问:“告诉我,你为何如此执着于我?”
“果然,你还是问起了这件事啊……”安岩闻言忽然冷静下来,他的头低垂着,双眼隐藏于额前刘海的阴影中,双手攥拳垂在身侧,声音因用力而带上了些微的颤抖。终于,他下定决心般猛地抬头,死死盯着阿赛尔,无所畏惧地与他对视,冲他大喊: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滚!”满心期待却猝不及防被发了一脸卡的阿赛尔登时怒不可遏,他从沙发上蹦下来,摆出一副进攻的姿态:“看我这招专治发卡的乌鸦坐飞机!”
“啊!这专治发卡的招数果然好生厉害!”安岩踉跄着后退两步才堪堪站稳,“可惜还是比不过我这记反弹专治发卡的弗朗明哥舞步!”
“熊掌出击!”
“飞鹤捕虾!”
“猩猩折枝!”
“骡子踢腿!”
“电眼逼人!”
“泼猴发功!”
“龙卷风摧毁停车场!”
“啊!”安岩双手捂住胸口,靠在墙上一脸痛苦地大口喘息,“看我……遁逃之术!”说着迅速冲入自己的房间,关门上锁的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可恶,你这**!哪里逃!”阿赛尔紧随其后来到门前,“看我叫门之术!”说罢,他清清嗓子:
“安岩!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抢男人,怎么没本事开门呐!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
房门忽然打开,而此时的阿赛尔正醉心飙演技不能自拔,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猛地将门拉上关好,于是决定主动出门的安岩又被关在了里头。
“不是你让我开门的吗,怎么不按剧本来!哪有你这样的套路!”安岩表示委屈。
“就不能等我把台词背完吗!差点吓死我!魂都没了!”阿赛尔惊魂未定,“哪有你这种操作,吓死我谁来跟你对戏!”
安岩还想说什么,厨房中飘出的神荼的话语却让两人都安静下来:
“我似乎听到你们内心深处有着对汤勺的满怀向往与憧憬的呼唤。”
说白了就是:我看你们这么闹腾,多半是想挨敲了。
安岩和阿赛尔顿时一脸乖巧地来到客厅排排坐,安岩坐下前还不忘把之前扔到地上的小方巾捡起来叠好放回茶几上。

晚饭时一片祥和安宁,带汤党和无汤党没有再撕起来。
晚饭后。
“哥我跟你说啊今天balabala……”
“不神荼你先听我说balabala……”
“听我说!”
“听我说!”
“我可爱当然要听我说!”
“我帅当然要听我说!”
“那就只能这样了!”
“好啊,用男人的方式一决胜负吧!”
“石头剪刀布之术!”
“啊!可恶,我竟然输了……我,我居然就这么倒下了,要神荼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老老实实躺那吧您,一路走好。”
“好人一生平安。”
“安岩没我哥帅。”
“帅不过你哥。”
“哥哥跟我说你是笨蛋。”
“你这么说我很难接下去了好吗。”总不能接一句过年前三人一起去逛超市看到的鸡蛋广告语“颗颗温暖,蛋蛋飘香”的后半句吧,怎么想怎么奇怪。
“哦。”阿赛尔一脸冷漠,“那是你自己不会接,换我哥肯定行。”看你的表情我就能猜到你是在想那句“蛋蛋飘香”了。
“是啊,神荼那么厉害一定能接上。”
“所以说还是我哥好。”
“对啊神荼最棒了。”

神荼:每天弟弟和相方都要一起夸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怎么办,在线等,一点也不急。

——End——

@芭蕉酒

评论(6)
热度(55)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