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26字母(2)
F—fantasyland梦境
神荼正在读书,“人生如梦……”
“你在梦里还能和我|做,”安岩插嘴,“原来你的人生就是场|春|梦。”
当晚安岩没能和神荼|做|春|梦。

G—good安好—Good morning早安
二人|初|夜|后神荼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
神荼迷迷糊糊醒来后,安岩在他眼角落下|一|吻:“Good morning,my dear.”
随即安岩轻笑,“瞧你的|事|后|脸,一看就是|做|多|了。”
论安岩是如何被踹下床的。

H—heartfelt真心
I love you.安岩给神荼发短信。
神荼想想,回了句:你用什么爱我?
My heartfelt.
So do l.

I—...

【岩荼】26字母(1)

A—air空气
“你干吗呀?你谁呀!放开我!英雄,好好说话好不好?你认错人了吧!哎,开门呐!”
大学生安岩对付钱买票后还要被扔下公交车表示不爽:他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那时候你可是把我当空气呢……”安岩说着,轻舔身下人精致的锁骨,“要怎么补偿?”
“废话真多。”神荼喘息着抬手替他理顺额前凌乱的刘海,“再快点。”

B—birthday生日
“安岩。”神荼一脸严肃。
“啊?”刚起床不久的安岩正懵逼。
“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还有……”神荼忽然羞涩起来,良久,才不顾一切地下定决心似的,别过头去:“随你玩吧。”
“真的?”安岩见神荼点头后眼睛一亮。他转身走出去,不一会儿拿着三盒套、两管润滑剂回来了。
二货你是...

【岩荼】人间雪

《茶一小札》续篇。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白居易《梦微之》
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韦应物《简卢陟》
本文第一人称,罗平、瑞秋之女——罗茶一视角。
慕艳痴情人,又不愿见离分。

正文

我的名字是罗茶一,性别女,今年四十二岁,职业是自由作家,笔名山石茶一。如今据我的成名作《冒险者札记》问世已过去二十年。
我的爱好之一是四处旅行,我相信走走停停间遇到的人和事,会比所谓“老老实实过日子”要有趣得多。事实的确如此,我的确记录了许多事,有自己因一次日落、一朵花开而受到的触动,也有目睹的离合悲欢。
在高科技产品普及的现代,我近乎固执地使用着钢笔与笔记本。有人并不理解这一行为,我也不解释,实在追问,...

【岩荼】茶一小札

有些话写在正文之前。
这篇文章起源于我脑海中闪现的一个片段:
安岩笑着对他人说:“我想,我与他的故事,最难得不过抽身放下。”
随后我不禁想象他有着怎样的经历才能说出这番话来。他对面能令他吐露心事的人是谁。
大概亲历者才知道那笑容是何种滋味。
——————————————————————————————
那一段难得情事最难的是抽身放下。
——不才《塘桥夜话》
本文第一人称,罗平、瑞秋之女——罗茶一视角。
旁人眼中,一往而深的爱情。

正文

我叫罗茶一,今年大四。爱好之一是偶尔舞文弄墨,所幸也有拙作得以发表。
我总觉得我的名字有点奇怪——我在家中并不是“茶”字辈,我的父母却在起名时力排众议为我取名“茶一”。
幼时我...

占tag求文

记得之前刷乐乎,看到一篇文,有一段剧情是异世界的创设组穿越到大蛇丸袭村时的木叶,大家一起被关在结界里看视频,有个视频的BGM是《风起天阑》。这两天想重温,结果发现我忘了文的名字了……此时心理阴影面积为∞。

求好心人告知,感激不尽。我会发好人卡的w

【岩荼】鱼里歌

有一种说法,锦鲤能长多大,取决于它的容身之所。
                                               ...

【岩荼】兄控与哥夫

包姐在刷微博,忽见朋友圈更新。
安岩:“将与神荼共同回家,已到达机场。有点小激动。”
“共同回家?”包姐一挑眉,欲评论“当心阿赛尔”,又逐字删去,改为“@ 崖间白鹿”,直接发送。
“崖间白鹿”是阿赛尔的微博名,取“且放白鹿青崖间”之意。

阿赛尔现在正处于暴走状态。近乎实体化的黑气笼罩在他全身,他的面色也阴沉无比。他极为烦躁地来回踱着步,又觉得这一行为本身更令他心头火起,索性重重坐在沙发上。
沙发另一端的卡卡雅不动声色地挪远了些,刚刚已看过朋友圈新动态的她在心中猜测首领是否会下达什么重要的命令,同时为自己沏一壶颇负盛名的中国绿茶。

“恕我直言,首领。”卡卡雅呷一口对她来说有些陌生的中国绿茶,“您现在...

【岩荼】骨生花

先说我清奇的脑洞。
设定:神荼去世,安岩随之而去,此前央包妮璐于不同世界收集自己的遗骨,以骨灰养黄泉花。集满一千世,黄泉花开,在第一千零一个世界,神荼与安岩将会重逢。在集满一千世遗骨前,包妮璐不死。
——————————————————————————————
安岩从小就是个乖孩子。
成长一帆风顺,走过神溜过号,拿过奖学金,也遇到过不大不小的挫折使自己更成熟,正处于事业上升期。
最近他家楼下新开了家花店。
安岩在与同事聊天时无意提起,一位酷爱在案头摆鲜花,却因自家周围没有花店、办公楼下花店暂时停业装修而被迫中止这一爱好的姑娘央他捎一束白色百合。他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推门进店前,安岩抬头看了眼招牌——花野亭。...

【岩荼】一念之间

T.H.A.高中。
阿赛尔坐在教室内,微微侧头望着窗外。教室位于三楼,窗外一株法国梧桐,枝叶正茂。花坛里还有荼蘼,四月末开花,美得惹人爱怜,下不去手折枝。阿塞尔正盯着梧桐树叶间藏着的一只麻雀看。
“阿塞尔,不要走神。”
清冷但温和的男声响起,开口的正是阿塞尔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神荼。
神荼毕业于名牌大学,中英语皆通,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高挑,谦逊有礼,家教良好,只是总给人以一种疏离的感觉。
阿塞尔是神荼的第二届学生,神荼是阿塞尔的第一任高中英语老师。
神荼选阿塞尔做英语课代表,同时也任班长。他很喜欢阿塞尔对待各门功课尤其是英语时拼命的态度。对阿塞尔也是带一点善意的包容的,在阿塞尔发表班长就职感言半道...

【岩荼】梦蝶

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

1 / 2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