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中年爱情故事

平行世界现代paro。安岩20岁时两人相遇,彼时安岩为大学生,神荼25岁,大学校董。

人到中年的安岩和神荼宠孩子顺便向孩子秀恩爱的故事。

以下正文。

——————————————————————————————

Part 1

夏日有着聒噪蝉鸣的午后,由藤冰山荫蔽了一角的窗边,正值花季的少女坐在书桌前,执笔在空白的笔记本上写下文字。

阳光直射在她的面颊上,将她本就精致的五官勾勒得更加清晰,一对内双丹凤眼中罕见的蓝瞳波光流转,犹如天空的倒影。

很快,她停笔,起身,面向窗外的阳光伸了个懒腰,离开房间。

 

有风自敞开的窗户进入,试图翻动笔记本,却只能使纸张不断微微起伏,像是被撒娇的孩子攥住不放、来回摇摆的大人的风衣下摆。

纸张上的钢笔字也摇摆不定,如同波涛翻涌的海面上漂泊的船队——与船队不同的是,风雨中的它们阵列一如天气晴朗时的那般整齐,这变幻莫测的海面便是他们的归处。那字迹清秀,有着海水般纯净的蓝色,动人心魄。

 

笔记本旁安静地躺在桌面上的钢笔并不为微风所动,只觉得阳光温暖,乐在其中,欲罢不能。

或许钢笔还记得方才经它展现在白纸上的文字?

若它还记得,想来那会是十分深刻的印象。

白纸上由于笔者施力而稍稍凹陷的文字依然清晰:

在我家里,除了我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爸,另一个还是我爸。

 

Part 2

午后的晴朗天气并未能持续太久,天空很快乌云密布。

 

秦安正在阳台收衣服,听得自己房中传出手机铃声,心中将来电者与致电内容猜了七八成,手上一摞衣服被放到客厅沙发上,同时脚下不停,风也似的疾步回房。

扫一眼来电显示,滑动屏幕接听,将手机举至耳边,坐在床尾,先发制人:

“喂,爸。啥事。”

 

秦安,性别女,15岁,具有遗传性闷骚,吐槽技能随着年龄增长不断趋向满点。不久前刚经过中考的洗礼,正在家中享受美好小长假。

来电者是秦安的父亲——安岩。性格开朗大方,人到中年仍活力无限。曾被伴侣评价:“安岩是百分之一的严肃正经,百分之九十九的欢乐脱线。”他在本地一家研究所工作,目前正在外地出差。

 

“安安,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想我?你爸怎么样?”温和而轻快的男声自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我想你和你爸了。”

“很好啊,想你了。”秦安闻言,表情生动起来,“我爹挺好。知道你想我们了。”她挑了挑眉,话锋一转,“爸,你有事没说。”

“啊啊,的确,你怎么知道?”安岩被戳穿心思,却毫不心虚,“安安你现在在哪呢,跟你爸在一起吗?我看天气预报说咱家那儿今天下雨。”

“还没下雨,不过快了。”秦安抬头看了看窗外,此时正狂风大作,风中充斥着大雨前特有的湿润气息,“我爹在工作,他没带伞。”她心说: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知道了。”安岩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严肃,“安安,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回答我。”

“好的,爸,你说。”秦安闻言,以同样严肃的声音作答。

她话音刚落,便听得安岩忽然变了腔调的声音响起:“安安,你能不能去给你爸送个伞啊?”

“……行。”阿爸你时不时来这么一出,崽我很心累啊。

 

秦安的另一位父亲名唤神荼,原姓秦,在自家小区西面的一所大学就任校董。外表高冷沉默,实则待人温和有礼,对秦安好得没话说,时不时和安岩来一波温馨互动,被二人一致评价为“外冷内热的大暖男”。

 

秦安为自己添了一件厚外衣,带好随身物品,来到门口玄关处打开近一人高的立式储物柜,取出两把折叠伞装进背包里。在运动鞋与沙滩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随后出门。

 

出了秦安家小区西门,对街就是学校围墙,再向南走到第一个十字路口后向西拐就能到学校大门。整个路程大概需要十分钟。

秦安足下生风,汲汲皇皇地往学校赶,同时不忘打个电话通知神荼。她生怕自己赶到之前雨就落下来——风势比起自己出门前有增无减,而她正逆风而行,攲斜的雨丝会让雨伞的保护无效化。也就是说,一旦落雨,她只能在瞬间被淋个精湿。

 

所幸秦安如愿在落雨前赶到了目的地,她老早就见到自家老爸站在办公楼下的大厅外等她,不禁十分激动地小跑过去。

“你来了。”神荼朝她笑了笑,“怎么走这么急,大风天出一身汗不怕感冒?”他瞄到秦安身后的背包,“重不重?要不要我帮你拿?”

“没事不沉,我自己背着吧。”秦安说着,仰头冲父亲一笑,“走这么快还不是怕下雨,要淋就得淋个惨的。话说爸你好高啊,我都173了还得仰头看你。”她说着踮了踮脚,“我都快赶上安先生高了。”

“安先生”是两人共同为安岩取的别号,原因无他,只为将两位父亲区分开——女儿叫一声“爸”,两位父亲同时应声,那想来便实在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

“赶上安岩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先休息一下吧,可以慢慢来。”神荼说着转身领她进入大厅前往楼上,秦安的书包最终还是被他提在了手里,“想要再长高些的话,说不准我可以分你一点。”

“真的吗?”秦安闻言眼睛一亮,“这样吧,爸,身高我先不要了,你那八块腹肌分我四块怎么样?”

“不,并没有这种操作。”

“嘤。”

“可以把安岩的给你。”

“那他要是发现了我就说是你干的。”

 

秦安好几个月没来神荼的办公室了,她像一阵清风般钻进了门,瞬间开启寻宝模式,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神荼见状,调侃女儿:“安安是发现新大陆了吗?”

秦安并未在意父亲的话,她靠近敞开着的窗户,恰巧看着窗外顷刻即至的暴雨:“下雨了。”

秦安算了算时间,神荼的办公室在二楼,她上楼到现在才过了两三分钟,若是出门前或路上稍耽搁些时候,此刻恐怕已经湿透了。

“好险啊。”她不禁感叹。

“所以说,安安是小幸运星啊。”神荼也来到窗边,“雨太大了。还想吹风吗?那我过会关窗户。”

秦安主动关好窗户,“不想吹风,我不要被糊一脸水。”

 

神荼还没有下班,于是秦安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又向他要了本双语版的诗集和纸笔,开始抄录。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

神荼忽然打破沉默:“安安,你要不要听歌?”他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部MP4,秦安记得那是安岩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雨声太大,什么都听不见。”秦安摇了摇头,借此放松自己的颈部。

“那就听雨声好了。”神荼说罢,忽然露出一点怀念的神色,“你三岁那年的一个周末,我们都休班,在家陪你玩。那天也下着大雨,安岩问我要不要听音乐,我说雨声太大了会听不清,你说,‘那就听雨声好了’。你小时候很可爱的,安岩总和我抢着抱你。”

“那安先生他抢过你了吗?”

“他带你,你就得长歪了。”

秦安“噗嗤”一声笑出来,大笔一挥,“唰唰唰”涂出一幅大作:“当当——全家福!”

神荼闻言,抬头看去,只见白纸上画着三个火柴人,左边那个戴了副圆框眼镜,右边那个脸上写了个“我”,中间那个比左右都要高出一截。他默默半晌,给出一个颇为中肯的评价:“生动鲜活,形象传神。”

秦安看了他半天,“所以说我果然还是长歪了吧。爸,愿意分享一下你的爱情故事吗?”

“好。”

Part 3

上午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在校园中回响。

办公室中,神荼结束了繁忙的工作,扫一眼腕上的手表,收拾妥当后决定回家解决午餐。他锁好办公室门离去,身后门上印有“校董”字样的金属牌在阳光下泛着冷光。

走出校园南门,向东左拐,到路口后向北左拐直走,在整条道路的约二分之一处有一处公交站牌,在站牌处横穿马路,就是神荼家小区的大门。

走在路上,神荼的心情因晴朗的好天气而十分舒畅,他的步伐轻快,心中想着回家后要做什么菜。眼看就要到熟悉的公交站牌,神荼正想穿过马路,忽然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神荼一怔,此时他已走出两步,却不由停下,身都没转直直退了回去。

于是他亲眼见到一个男生从墙头翻了下来。

一个男生从墙头翻了下来。

男生从墙头翻了下来。

从墙头翻了下来。

翻了下来。

下来。

 

神荼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大中午的又不是不让出校园这人翻什么墙?学校大门放着不走是摆设吗?

我上班的地方是个假大学,而我是个假校董。

 

神荼默默注视着自己面前的男生。一头栗色短发明显细心打理过,圆框眼镜倒是很衬他的气质,白衬衫配黑色休闲长裤,这样的打扮似乎是要去做什么重要的事。从时间角度来推算,大概是要去约会。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大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气度,转身便快步向公交站牌走去。

神荼扭头看了一眼雪白的墙壁上漆黑的鞋印,忽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请留步,你是T大的学生吧?”

男生听到他的声音,十分不解地转身,脸上焦急的神色显而易见,“是。有什么事吗?不好意思,请快点说,我赶时间。”

“校董有请。”神荼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而且,他也赶时间。”

神荼讨厌在放学时处理突发事件,因为这通常意味着用餐时间推迟或回家好好吃一顿的计划泡汤。

 

安岩几乎是整个教室中第一名对下课铃作出反应的学生。收拾东西,离开教室,直奔校外。

距离他人生中第一次约会正式开始还有十五分钟,能不能赶上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女方是他同宿舍的好友王胖子帮他约到的姑娘,他看过照片后觉得不错就决定试一试。为了给安岩打气,胖子还怂恿自己上铺的情感专家罗平跟着一起去。

约定的地方其实不远,坐两站公交车就能到,而教学楼与站牌仅一墙之隔,于是安岩决定翻墙。

翻过墙头后他急匆匆往站牌赶,却听见有人叫他:“请留步,你是T大的学生吧?”

只见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青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神色漠然地看着他。那人留着黑色短碎发,面如傅粉,五官精致,一袭笔挺的黑色西装勾勒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姿。他站立的位置离安岩并不远,安岩却觉得自己与他相隔了千山万水。他冷冷地看着安岩,一双有着蓝色虹膜的丹凤眼摄人心魄。

“是。有什么事吗?不好意思,请快点说,我赶时间。”

罗平有句话说的好:在你还是学生的时候,不要太期望与你心目中的什么特殊人物相遇,相遇之后八成没好事。因为那些能够出现在你面前的特殊人物里光班主任和家长就占了八成。教室后门上贴着的那张脸说不准将会成为你一辈子的心理阴影,而那阴影就是这世界曾以痛吻你的证明。

罗平说完这段话就被另外几个人从床上拖起来一顿收拾。

原因是瞎说大实话。

“校董有请。而且,他也赶时间。”

罗平呢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安岩和神荼中午的计划都泡汤了。

安岩没能去成他的首场约会,神荼没能回家给自己做饭。

翻墙事件以神荼联系校内相关部门解决,安岩出钱垫付收场。

安岩满心难过,十分消沉。不为泡汤的约会,而为神荼帮他计算过后得出了翻墙坐两站公交车还不如跑出校园打个的快的结论。他正深陷在对自身智商的深深怀疑中不能自拔。

神荼看着他的样子,忽然有点心软,“一起去吃饭吧。我之前听说过一家不错的面馆。”

“啊……好。”

 

Part 4

秦安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沉吟片刻后,好奇道:“后来呢?”

“后来就在一起了。”神荼的语气仍十分平淡,“安岩那年二十,毕业后留校读了三年研。我那年二十五,入职三年,第一年处于接手前的实习期。”

秦安:年下大法好。

她又追问:“再后来呢?”

“再后来就有了你啊。”

“……”秦安并没有接话。她保持着一脸骇然的表情僵在原地,目光呆滞,薄唇微启,仿佛刚刚经历过五雷轰顶。

其实是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导致的暂时性思维混乱。

原来我是我爸和我爸生的?我眼前这个老爸其实是我妈?我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吗?我是谁,我在哪,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要做什么?原来同性生子技术早已成功了吗?

随后,她面露痛苦,身体前倾,双手交叠按住胸口,呈即将倒下状:“原来,这么多年了,我都没发现,我爸其实是我妈……呃,我不行了……”

“……安安,你一身都是戏啊。”

秦安立马恢复精神,坐得笔直:“那当然,安先生说我处处随你。”

“哪几处?”

“长相至少八成,蓝眼睛,黑头发,咸党,男友力max,闷骚。”至于我这演技随谁我也不知道。

“闷骚?”男友力max是什么鬼。

“哦,这是原话,后来被我强行纠正成外冷内热温柔小天使了。”

“哦。”神荼一脸冷漠,“其实当时我们找了代孕。”

“……”爸你这话题转移的很生硬啊。

 

远方的安岩忽然不寒而栗。

 

神荼下班时雨已经停了,父女两人就顺着学校围墙往家走。神荼还特地指了指:那天安岩就是在这里翻墙的,当时我站在这,他走到那时被我叫住了。

秦安学着他的样子,指指站牌:“现在安先生在那里。”

安岩刚下公交车,见到他们,十分开心地笑得一脸灿烂:“好巧啊,正好赶上。半路发现手机没电了,没能说我要回来。”他看着神荼:“我回来了。”

神荼与他对视,微微一笑,极尽温柔。

“欢迎回来。”

 

“爸,我今天听了个故事——”由于亲人的回归,秦安十分开心,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恰到好处的撒娇意味。

“什么故事?”安岩看上去很感兴趣。

“爱——情——故——事。”她扬眉,故意拉长了腔调。

“你讲的?”安岩笑问神荼。

“嗯。”神荼浅笑。

“哦。”看小丫头的表情就能猜出,讲的是自己和他的故事。

 

Part 5

晚饭后秦安去洗碗,安岩和神荼难得能一起赖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腻腻歪歪。

 

“我今天在路上忽然想起安安小学时念过她英语课本上的一首英文歌谣。”

“说来听听。”

“One,two,how are you?Three,four,close your door.”他一摊手,“只记得两句了。”

神荼歪着头想了想,拿过桌上的纸笔低头写起来。不一会,他停笔,将纸推到两人中间。安岩好奇地凑过去,不禁读出声来:

“One,two,how are you?(一,二,你好吗?)

Three,four,close your door.(三,四,关好你的门。)

Five,six,give me a kiss.(五,六,给我一个吻。)

Seven,eight,have a good night.(七,八,一夜好梦。)

Nine,ten,get marry with me.(九,十,和我结婚吧。)”

 

安岩读罢抬头,正对上神荼那对蓝色的眸子。

两人齐声笑起来。

笑过后,安岩对神荼说:“你今天讲故事的时候,有没有告诉安安?”

“什么?”

“罗平回来以后跟我说的。那个女生其实是替别人约的我,那天罗平没迟到,去了约定的那家店,没急着找人先上了个厕所。他在男厕所里遇见一个女生,然后发现那个‘女生’走到了我俩要去的那一桌。然后他就跑回来了,说原来要约我的其实是个女装大佬。”

秦安虽在洗碗,却也能听见他们说话。她不禁从厨房探出头来:“安先生你还记得初中一年级有好几个女生给我送情书的事吗?”她从小没留过长发,一头前不及眉侧不遮耳后露颈部还不留鬓角的短发干脆利落,只是最近几个月才稍稍长了些。她还记得自己刚上一年级时被班主任表扬过“看这个小男生坐得多端正”,五年级一次下午去上学时舔着冰糕走出小区门被一个用自行车带着孩子的妇女指着说“看小哥哥在吃冰棍”。

我就笑笑不说话。

“那种事……咱们当时还一起想词婉拒她们来着。”

“我怀疑我遗传了你的奇特体质。”安岩翻个墙能遇见校董,约个会能约到女装大佬,而她不过是留个短发都能被认成男生。

“这个不怪我。是你的发型原因。你看你发型跟神荼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怕我跑步会被头发糊一脸。而且,好打理。”秦安将洗干净的碗放好,来到神荼身边坐下,“以后就不会有人把我当男生了,我可是目标为E的人。”此处的“E”,当然是指罩杯。

“预祝梦想成真。”神荼忽然出声。

“爸。”秦安忽然有点心虚。

“嗯?”

“我刚刚差点回你一句‘共勉之’……”

“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岩一个没忍住就痛痛快快地笑了出来。

神荼: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微笑中透露着由衷的欢快。

 

Part 6

夜深人静。

“今天下午一起回来的时候就想跟你说了。”安岩对神荼说,“你俩走在一起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一只大神荼身边有一只小神荼。”

“你说过她像我。”

“对啊。”

“你还说过我闷骚?”
    “哪有,不敢不敢……”安岩在神荼微微眯起的凤眸中似笑非笑的目光下瞬间怂了,“说过。”

“既然这样。”神荼一脸高深莫测。

“啊?”安岩一脸懵逼。

“让你见识下,什么是‘明骚’好了。”他露出一个堪称罂粟般美丽而危险的虎式微笑。

 

我不知我会是谁的毒药,却深谙,我即是你的佳肴。

引人沉溺,欲罢不能。

 

——End——

 

点梗:甜甜甜日常

进度:已完成
@每日报社

 

点梗:大学生岩x校董荼

进度:已完成
@玄狐35

 

快夸我,想你了😘  @芭蕉酒

 

评论(10)
热度(41)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