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26字母(9)

R—rose玫瑰
瑞秋去安岩家玩,去时路上给自己买了束玫瑰,想回家后摆在床头,却无意落在了安岩家。
第二天,瑞秋问安岩:“玫瑰呢?”
“哦,在那。”安岩直指神荼。
“……”
不是指这个“玫瑰”啦!

S—silver银
阿赛尔问神荼:“哥,你喜欢金色还是银色?”
神荼想了想,说:“爱银不爱金。”
阿赛尔正要追问为什么,只见一旁半梦半醒的安岩一个激灵:“啥?神荼你爱淫不爱矜?!”
“阿赛尔。”
“哥?”
“怼他。”

S—smile微笑
某夜安岩和神荼相对而眠。
神荼因感到突然的触碰惊醒,他想安岩大概是做噩梦了,就问怎么了。
安岩说没事,就是想确定一下你还在不在。
神荼问你梦见什么了?
安岩说,我刚刚梦见你说要离开我,因为你遇到了更好的人。我说好,那你走吧,祝你幸福。你走的时候我哭了,我觉得你该笑的,但你也哭了。我就说你笑个吧,你笑的时候最好看。
神荼问,然后呢?
然后你就对我笑了笑。
神荼想了想,揉乱了安岩的头发,说没事,睡觉吧,你醒过来多少次我都在。
安岩笑着拥住他,说还是你好,梦里都那么好。
神荼回抱他,说嗯,我知道。
安眠无事。

T—tea茶
瑞秋发朋友圈:半山腰间,桃花树下,古亭中两人对饮。一位娉娉婷婷的姑娘上山来,驻足亭前:“两位神仙,讨杯茶喝。”求神转折。
包姐:一人对那姑娘说:“这桃花茶,姑娘请慢用。”
卡卡雅:姑娘饮罢,问:“这桃花茶,会带来桃花运吗?”
阿赛尔:那人答:“会的,姑娘。”
神荼:另一人言:“其实,姑娘。”
安岩:“这是菊花茶。”

T—tie领带;捆
“神荼~”安岩屁颠屁颠跑过来。
“怎么了?”神荼刚睡醒,有些迷糊。
“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安岩趴在他面前。
他这一举动成功使神荼的起床气发作,只觉得他挡在脸前的举动很烦人,想让他快走。但毕竟对方是安岩,他不想敷衍,又记起安岩说自己穿西装打领带的样子很好看,只是后来领带坏掉就扔掉了,于是说:“领带。”
“得嘞~”安岩又屁颠屁颠跑走了。
神荼身都没翻,眼一闭接着睡。
第二天呢?
神荼果然收到了一条领带。
第二天晚上呢?
神荼想起了自己上一条领带坏掉的原因。

U—umbrella伞
安岩因伤住院。
众人去探望,只见安岩头缠纱布在床上躺尸,神荼陪床看护。
阿赛尔率先问自己的哥夫:“你怎么成这样儿了?”那意思明白了说就是“我不信我哥不罩你”。
“我打的。”神荼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你怎么得罪我哥了?”阿赛尔开始考虑要不要兴师问罪。
“就前两天,我跟神荼出去吃晚饭,喝了点儿酒……那天下雨了,我就带了把伞。吃完饭走到停车场取车,神荼走我前头,我脑子一抽想开个玩笑,就用伞去戳他。”安岩一脸惨痛,“谁知道神荼反手一抓,抓住伞尖就把我抡前头去了……”
“活该。”阿赛尔鄙夷地翻了个白眼,…“你这死作得我给零分。”


评论(9)
热度(48)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