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26字母(7)

I—illusion假象
阿赛尔一直认为神荼是攻。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神荼很委婉地向安岩抱怨自己腰疼。
阿赛尔腿一软险些晕过去。
后来阿赛尔拒绝在岩荼家留宿。
“我就一电灯泡!还是猜错了攻受的那种!”

J—jar震动
瑞秋到安岩家做客。
安岩去买菜还没回来,神荼为她沏茶。电视上播着当下正热的连续剧。
“啊,又是广告……”瑞秋十分不乐意地抱着抱枕缩成一团,抬眼间瞥见茶几上有个小遥控器,于是拿过来随意按了几下。
这时隐隐传来震动声,瑞秋疑惑地侧脸看神荼,只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电视。神荼察觉到她的目光,便解释:“也许是来电话了——我的手机是震动模式。我去看看。”说罢便起身去卧室。
瑞秋瞥见他耳廓有些泛红,先是不解,随后扭头看电视屏幕,男一号与男二号因为摔倒而吻在一起,从侧面看去,他们相望的目光近似深情。
原来神荼哥这么纯情。瑞秋心想。
然后她突然记起自家煲的汤还没关火,大喊一声“神荼哥我有事先回去了改天再来坐”便夺门而出,桌上温度正适口的茶也没来得及喝。
第二天安岩邀请她去家里做客:“听神荼说你昨天还没喝茶呢就跑了,这次新买的茶不错,尝尝?”
“好。”瑞秋没拒绝。随即,她十分郑重地对安岩说:“安岩哥你要好好对神荼哥啊。”
“啊,会的会的。”安岩笑着承诺。他看上去神清气爽,十分愉快。
到安岩家后,瑞秋发觉神荼看他的眼神在一瞬间有那么一点幽怨。
瑞秋还发现,昨天茶几上的小遥控器不见了。

K—knee膝盖
炎炎夏日,众人聚在安岩家吹着空调吃西瓜。
老张和胖子规规矩矩切块吃。
瑞秋和包姐共分一瓜,一人一半用勺子挖着吃。
阿赛尔攒了满嘴西瓜籽想当回西瓜射手,结果一不小心全咽了下去,脸都绿了。
神荼端坐着没吃瓜,安岩坐在他身边,正照着他的样子创作西瓜雕。
“我活在一个虐心的世界。”瑞秋艰难地咽下一勺西瓜。
众人默默为安岩奉上膝盖。

L—light明亮的
阿赛尔:雅姐,最近我总觉得自己亮亮的。
卡卡雅:你没发光啊。怎么了?
阿赛尔:没事,我这几天住我哥和安岩哥那儿来着。
卡卡雅:快搬走吧,我也觉得你亮亮的。

M—math数学
“这个世界上,只有圣珠,意味着绝对的力量!”阿赛尔慷慨陈词。
“你怎么了?”安岩问他。
“你看,这种天理难容的存在,应当被毁灭!”阿赛尔抛给他一本数学作业,“我已经对人类丧失信心了。”
安岩翻开看一眼后随即扔到一边,倒地不起:“我对这个世界都失去信心了。”
神荼:“安岩,过来,和我一起算算微积分。阿赛尔,这是你的奥数。”说罢递上一本新习题。
“不,这是你的微积分(奥数)。”
神荼闻言,迷之微笑。
“我们现在就开动!”
论瞬间改变立场的可行性。

评论(7)
热度(55)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