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26字母(4)

写在R篇之前:此次更新剧情与《荔枝·红酒·男人》会有相同处,26字母手稿于其创作前已完成,部分灵感来自此处。非偷懒。《荔枝·红酒·男人》可视作它的补充版。
R—red红—red wine红酒
烛光晚宴。
“神荼,你要不要尝尝?来自巴黎的红酒。”安岩向神荼举杯。
“谢谢。”口感纯正,回味悠长,安岩想必费了番工夫。
“今晚月色很好。美酒。爱人。”安岩的话语婉转而含蓄,“来做点什么吧。”
来自巴黎的红酒不止饮用一种用途而已。

S—short矮
神荼的身高使得他在能轻松俯视众生的同时招致安岩的不爽。
“身高是不可控的。”神荼一脸平静地对他有点孩子气的爱人解释,“基因、后天环境都可以造成影响。”
“是是是,我知道,就您基因好后天环境优越。”安岩先是一脸不服气,随后释然,换上促狭的笑容,在他耳边轻语,“反正你比我高也被我|干。你不是腿长么,以后|做,只用|骑|乘。”

T—tangle纠缠
安岩和神荼一起倒在沙发上看电视,自然类节目。
当看到深海中的鱿鱼在繁殖期交|缠时,神荼淡淡道:“像你。”实在受不了|事|后|还被抱着|揩|油。
“真的?”安岩挑眉。
“嗯。”
“那就再来几次吧。”
一|室|春|光。

U—university大学—university student大学生
“想当年我也是个正步入社会的大学生,如果不是与幸运女神失之交臂,我也不会……”
“什么幸运女神,考研没考上直说。”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V—valuable宝贵的
“我对你很重要么?”一天神荼突发奇想,问安岩。
“嗯……”安岩磨磨蹭蹭半天才略敷衍地应了声。
神荼的目光黯淡下去,正欲起身离开,却被安岩按在怀里:“千金不换。”

W—worry牵挂
西夏王墓中,神荼昏迷前,最记挂的仍是那个被自己各种嫌弃的安岩。
“多谢你那样牵挂我。”事后,安岩搂住怀中人,“所以再来一次吧。”

X—Xmas圣诞节
“神荼,你以前过圣诞节么?”安岩状似不经意地发问。
“不。”家人都在时,“圣诞节”只是个名词,并未被赋予什么实际意义。
“闭眼,有惊喜。”
神荼乖乖在听安岩说“好了”后才睁眼,一只放大了数倍的毛蛋出现在他眼前,“么哒”声中,它性|感|骚|包的底裤隐约可见……
二货安岩,带上你的毛蛋滚吧。

Y—yesterday昨日
婚后的某夜,安岩躺在床上,搂着神荼,回忆往事。
“神荼?”
“嗯?”
“你还记得咱们结婚那天吗?”
“嗯。”
“还记得那天晚上吗?”
“……嗯。”
安岩环着他腰的手臂紧了紧,“时光飞逝呀,恍如昨日。
今晚,就让我们重温一下昨日做过的事吧。”
“你……唔……”

Z—zonked醉酒的
一次酒后,已近乎神志不清的安岩挣开拉着自己的老张和胖子,抱着神荼的腿不撒手,喃喃着:“神荼你别走……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
“哎哟……”胖子被吃了豆腐般叫起来:你这张嘴怎么这时候就这么利落呢?
“小师叔,安岩酒后失言……”老张怕神荼暴走,忙打圆场。
“我知道。”神荼出声,那话却不像只对他们二人说的。他扶起安岩,“今晚我看着他。”
哪是什么失言,分明是真话吧。
我都知道的,只是等你说出口,实在难得。
我不介意,清醒着陪你醉一场。
沉沦。

26字母完结撒花~

评论(4)
热度(48)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