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兄控与哥夫

包姐在刷微博,忽见朋友圈更新。
安岩:“将与神荼共同回家,已到达机场。有点小激动。”
“共同回家?”包姐一挑眉,欲评论“当心阿赛尔”,又逐字删去,改为“@ 崖间白鹿”,直接发送。
“崖间白鹿”是阿赛尔的微博名,取“且放白鹿青崖间”之意。

阿赛尔现在正处于暴走状态。近乎实体化的黑气笼罩在他全身,他的面色也阴沉无比。他极为烦躁地来回踱着步,又觉得这一行为本身更令他心头火起,索性重重坐在沙发上。
沙发另一端的卡卡雅不动声色地挪远了些,刚刚已看过朋友圈新动态的她在心中猜测首领是否会下达什么重要的命令,同时为自己沏一壶颇负盛名的中国绿茶。

“恕我直言,首领。”卡卡雅呷一口对她来说有些陌生的中国绿茶,“您现在,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阿赛尔不爽,看向她。
“没什么。”卡卡雅瞬间开启一问三不知模式。
“怨妇”二字,已经写在您的脸上了呀,首领。

斟酌许久,卡卡雅再度开口:“您的心情可以理解。占有欲是人的本能之一,何况您刚与兄长重逢不久。”
阿赛尔的面色仍未缓和,“所以呢?”
“您需要时间来接受事实。”说白了就是吃醋嘛。
“但我没有时间了,二十四小时之内他们就会到!”阿赛尔又炸了。
“爱莫能助。”卡卡雅做出深表遗憾的样子,她决定开导她年轻有为的首领,“您无法阻止他们在一起。如果不愿祝福,那不恶语相向就好了。”
阿赛尔沉吟了一阵,明显冷静了许多,“但还是很不爽。”
卡卡雅心中的小天平在勉强算半个·革·命·战·友·的安岩和追随多年的阿赛尔间倾斜了下。
“实在不爽,那您就揍安岩一顿吧。如果揍一顿不解气,那就揍两顿。”
“好主意。”阿赛尔瞬间采纳了卡卡雅的建议,对她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进入“磨刀霍霍向安岩”状态。

于是安岩接到了阿赛尔“安岩,来战”的挑战,然后被拉出去打架了。
神荼了然,表示“我会给你们加油的。”

在神荼安抚好休战的二人后,安岩对阿赛尔来了个摸头杀,成功引战。
神荼身为中立方只得承诺“如果安岩对我不好我就和他分手”,“安岩我相信你的人品”。
心累。

评论(2)
热度(70)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