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骨生花

先说我清奇的脑洞。
设定:神荼去世,安岩随之而去,此前央包妮璐于不同世界收集自己的遗骨,以骨灰养黄泉花。集满一千世,黄泉花开,在第一千零一个世界,神荼与安岩将会重逢。在集满一千世遗骨前,包妮璐不死。
——————————————————————————————
安岩从小就是个乖孩子。
成长一帆风顺,走过神溜过号,拿过奖学金,也遇到过不大不小的挫折使自己更成熟,正处于事业上升期。
最近他家楼下新开了家花店。
安岩在与同事聊天时无意提起,一位酷爱在案头摆鲜花,却因自家周围没有花店、办公楼下花店暂时停业装修而被迫中止这一爱好的姑娘央他捎一束白色百合。他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推门进店前,安岩抬头看了眼招牌——花野亭。
很别致的名字,不浮夸又不晦涩。安岩在心中给出评价。
店内布置素净雅致,有些古朴的风韵。绘有泼墨山水的画屏后,一位女子走出:“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百合。”安岩的目光在店内搜寻,“给我来一束白百合吧。”
女店主将花包裹成束,动作熟练而优雅,“不是送恋人吧?”
“的确。”安岩点头,“给同事捎的。”
“你看起来不像恋爱中的人。”女店主把花束递给安岩,伸手时露出一段皓白的手臂,“感谢惠顾。”
安岩离开前瞥到落地橱窗的角落有一小盆花——陈旧的暗色陶罐中栽着一株不知名的植物,三两片稀疏的绿叶,细长的花柄托起一团淡紫色的花苞,花苞将开未开,细长的花瓣合拢,犹如闺中少女将双唇紧抿,藏起心事。那株植物给安岩的感觉十分奇怪,他不禁问:“这是——”
“非卖品哟。”女店主浅笑着,不留痕迹地避过安岩的疑惑,“只有这一株,知道方法却迟迟养不好,真是苦恼呢。”
“会养好的。”安岩下意识安慰。
“借您吉言。”

女店主站在玻璃店门后看着安岩远去的背影,面容冷肃,全无方才谈笑风生的劲头。
“黄泉花可是开在白骨上的——”她走到方才身为话题中心的那株花旁,俯身拂去罐中表层浮着的薄土,露出白色的粉末。
安岩在不短的代购鲜花期间与店主逐渐熟络起来,知道了她姓包,人称包姐,也得知那株花的故事。
“传说这是开在阴间的黄泉花。”包姐这样说。她看那花的眼神,就仿佛她面前的不是植物,而是一位故人。
“那它为什么不开?”安岩不禁问。
“我希望这花——生一千次,死一千次,然后能真真正正地,好好开一回。”
安岩险些以为包姐是个天真的小姑娘——她此时的言语像个孩子。

不久后一个沉闷的雨天,上司下班前莫名发了顿火,安岩有点不爽,又没有带伞,急匆匆穿过马路。
急刹车声。
事故发生只需一瞬。
现场一片混乱,无人注意一名女子用短刀取走倒地者的一个指节。
包姐关了花野亭,带那罐黄泉花来到新冢前。
“你曾托付我,以你遗骨供养黄泉花,黄泉花将开于骨上。待你生一千次,死一千次,换黄泉花开,神荼复生。”
“第七百一十九次,死亡成功。”
—End—

评论(3)
热度(35)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