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一念之间

T.H.A.高中。
阿赛尔坐在教室内,微微侧头望着窗外。教室位于三楼,窗外一株法国梧桐,枝叶正茂。花坛里还有荼蘼,四月末开花,美得惹人爱怜,下不去手折枝。阿塞尔正盯着梧桐树叶间藏着的一只麻雀看。
“阿塞尔,不要走神。”
清冷但温和的男声响起,开口的正是阿塞尔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神荼。
神荼毕业于名牌大学,中英语皆通,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高挑,谦逊有礼,家教良好,只是总给人以一种疏离的感觉。
阿塞尔是神荼的第二届学生,神荼是阿塞尔的第一任高中英语老师。
神荼选阿塞尔做英语课代表,同时也任班长。他很喜欢阿塞尔对待各门功课尤其是英语时拼命的态度。对阿塞尔也是带一点善意的包容的,在阿塞尔发表班长就职感言半道忘词时只是莞尔,很恰当地用几句话便解了围。
神荼对阿塞尔的欣赏无关风月,阿塞尔倒真的有点“喜欢”神荼。准确地说是在意。努力学习只为他的青睐赞扬,阿塞尔心想自己真是够拼。
阿塞尔曾打着“谈人生”的旗号,问神荼:“老师,如果有一样东西你很喜欢却得不到,你会怎样?”
“不会怎样。”神荼认真思索后作答,“我不会喜欢得不到的事物——不值得。”他反问:“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刚刚听同学讨论时觉得好深奥,就来请教了。”阿塞尔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那句想用以逗神荼的“我喜欢你就是这种情况”没说出口,他怕神荼生气。更何况那岂是戏言。
“加油。”神荼似乎并未多想,只当他勤学好问。
缄默罢,美人如花隔云端,愈是可望不可即愈心痒难耐,既然如此,不如不念。如此一想,神荼是何等聪明。
高中毕业典礼上神荼对同学们说“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阿赛尔作为毕业生代表站在他身边不远处,心想我要对你说的话就一句却永远说不出口。
阿塞尔去了外地上大学。假期回家,他在街上偶遇神荼。神荼自然还记得他,很关切地问候。
阿塞尔礼貌地回应老师的关怀,随后二人相对沉默两秒,这微妙的气氛便被打破:“哎哎神荼你想看的那场电影我买到票了,还差十分钟开场麻溜儿的走。咦,这位是——”
阿塞尔闻声抬头看去,一个年轻人站在他面前,一头栗色碎发,戴眼镜,略矮于神荼,斯文且阳光,此时正愣愣地看着他们,显得有点呆萌。
“阿塞尔,我的学生。”神荼为二人互相介绍,“安岩,我的爱人。”
阿塞尔一愣又一惊,随后了然,向安岩伸出手去:“你好。”
安岩连忙将右手中的两张电影票换到左手上,回握:“你好。”
神荼敏锐地觉察到阿塞尔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很奇怪,对吧?明明是两个男人,还要在一起。”说着看看安岩,眼底的落寞自嘲被笑意取代,“但能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他可是个二货。”
“你又说我二货。”安岩的声音听上去不大乐意,面上却带了几分得意,“不就是比你小五岁吗,至于成天嫌弃我?亏我还是你发小。”
“哪有。”神荼借身高优势瞥他一眼,那神情分明在说:嫌弃你怎么还会在一起?
阿塞尔看着他们,忽然觉得有什么一直以来压在心口的负担放下了,他对神荼一笑,非常诚恳,“老师多虑了。缘分天定,两个相爱的人能走在一起,是很好的事情。祝你们幸福。”
“谢谢。你也是。”神荼在被安岩拉进影院前向他道别,“再见。”
神荼不知道那些年阿塞尔的心思。不知道他努力学习不为前程只为自己激励的话语。不知道阿塞尔见到安岩的瞬间放下了过往。
阿塞尔不知道神荼大学毕业那年便与安岩正式交往,他们冲破重重阻挠终于走到一起。每周五放学后出校门,阿塞尔向西神荼向东,他不知道安岩总会很守时地开车来接神荼。
不过都不重要了。
神荼是个好人。
有人比阿塞尔早出生几年,早遇见神荼十几年,会与神荼相爱一辈子,甚至期许来生。
该放下的终于放下,该珍惜的绝不言弃,有人悟于空门,有人醉于红尘。
一念之间。

评论(4)
热度(25)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