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修仙,两周一潜水,无灵感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岩荼】梦蝶

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唐]李商隐《锦瑟》
——————————————————————————————
安岩自夏日的晨曦中醒来。高考结束后他偶尔有种解脱的感觉。
放暑假后,安岩连贯地做着一个梦。
梦中自己是一位世家少爷,书香门第。时代大概是民国。
那少爷不爱看戏,但若一人登台他定会去——那人是一位戏子,角色是端庄矜持的青衣。
戏子与少爷很熟。熟到什么程度呢?他们之间,常发生一些友人之上的事。
二人恳请长辈认可,遭到激烈的反对。
后来少爷被逼成亲,洞房花烛夜,什么都没发生。
再后来呢?
梦中最后看到的,是山崖,山崖下汹涌的波涛,身边的男子安静瘦削,眉清目秀。
眉,清,目,秀。

安岩正将梦境向面前的心理医生老张复述出来,说出这四个字后,他愣住了,随后抬手捂脸,陷入莫名的惶恐。
“不对,我……”
之前的梦中即使是交缠时那戏子的面容也是模糊的,而最后一个梦中,安岩终于看清了那戏子的模样。
黑而细碎的发。白皙的肤色。灰蓝的瞳。高挺的鼻梁。轻抿的唇。
老张冥思苦想许久,宽慰他:你梦到的,大概是你前世未了的情缘。
前世未了的情缘?我投胎了,那个戏子现在怎样?要是半夜敲我窗子我能带他来找你玩吗?安岩欲哭无泪。
这个嘛……他应该对我没兴趣。老张如是道。

不久后开学,安岩去大学报到。
站在宿舍门前,安岩发现忙乱中他将领到的钥匙弄丢了。
摘下眼镜细细擦拭缓解尴尬。
正当他擦眼镜时,不远处走来一名男生,拿出钥匙开门,“进吧。”
安岩连忙戴上眼镜,“谢谢啊,你好我是安岩,你钥匙能不能……”与对方对视时,他生生将“借我配下”咽了回去,“是,是……是你?”
面前站着的男生,容貌与那梦中的戏子无异。
“神荼。”男生报上自己的名字,唇角带笑,将钥匙放入他手心,“已经见过了,不必太客气。”
安岩跟在神荼身后进了宿舍,之前因来到新环境产生的紧张一扫而空。
菊花灿烂的大学生活到来了。

评论
热度(20)

© 云画清明 | Powered by LOFTER